委员代表接力吁江豚保护升级:保护动物名录修

委员代表接力吁江豚保护升级:保护动物名录修

濒临灭绝动物admin2018-12-07 10:39:15680A+A-

委员代表接力吁江豚保护升级:保护动物名录修

江豚 资料图

  长江江豚是长江目前唯一的水生哺乳动物,是长江水生生物系统的指示性物种,被称作长江生态的“活化石”和“水中大熊猫”,但其数量已远少于大熊猫,处境极度危急。

  澎湃新闻近日获悉,全国人大代表、律师蔡学恩在今年全国两会提交《关于将长江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建议》(以下简称《建议》),称:升级工作迫在眉睫、刻不容缓。

  去年两会期间,14名全国政协委员曾联名提案:提升长江江豚的保护级别,将其由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提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  对江豚的保护升级呼吁多年,有关方面并非没有行动。

  根据去年联名提案的第一提案人徐旭东收到的农业部“提案答复函”,2017年5月9日,农业部召开了长江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专题论证会,与会专家一致同意通过《长江江豚保护级别提升可行性分析》和《长江江豚保护级别提升政策风险性评估》两份报告,并建议尽快按程序上报。该部正会同国家林业局申请将长江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  已获得一致意见、形成共识的江豚保护升级为何至今未能体现在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上?

 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,徐旭东今年再次向两会提交《关于从体制机制上解决重点保护动植物名录修订老大难问题的提案》(以下简称《提案》),直指管理机制有待理顺。

  “天使”折翼

  长江江豚头部钝圆,吻部短而阔,全身铅灰色或灰白色,体长一般在1.2米左右,最长的可达1.9米,貌似海豚。分布在长江中下游一带,以洞庭湖、鄱阳湖以及长江干流为主。

  因为性情活泼,智力发达,爱在水中翻滚、跳跃、喷水,江豚有“微笑天使”之称。

  但“天使”在人间折翼。

  据2006年全长江淡水豚考察估算,当时长江江豚数量为1800头左右,此后,以平均每年6.3%的速率下降。

  根据农业部印发的《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(2016-2025)》,2012年长江淡水豚考察结果表明,洞庭湖、鄱阳湖中长江江豚的数量分别约为90头和450头,长江干流长江江豚的数量仅约500头,长江干流长江江豚的年均下降速率为13.7%,且呈加速下降。如果不采取人为干预措施,预测在未来10余年内,长江江豚种群极有可能下降到野外灭绝的临界数量。

  蔡学恩也在《建议》中列举,2013年,长江江豚列入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》(IUCN)红色名录极危物种;2017年修订生效的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(又称《华盛顿公约》,CITES)将长江江豚列为附录I濒危物种。

  2007年,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鱀豚被宣告功能性灭绝后,长江江豚成为长江中栖息的唯一鲸类动物。

  种群锐减原因

  江豚种群锐减困境最直接原因是食物获取的困难。

  徐旭东告诉澎湃新闻,江豚种群大小由它能够获取多少食物所决定,而长江里的鱼类种群大小跟上世纪50年代比起来,连5%都不到。

  “连渔民都打不到鱼,更不要说江豚了。”

  最直接的证据来自解剖。徐旭东说,一年死30掉多头江豚,解剖发现大多数肚子里都是空的,是饿死的。

  造成鱼类种群下降,人类酷渔滥捕是一方面,还有其他的原因。

  “比如江湖阻隔,鱼类需要在江和湖之间洄游繁殖,现在通江的只有鄱阳湖和洞庭湖,其他湖泊都不通江,鱼类繁殖很受影响。大型水利工程改变了长江水温,也推迟了江豚的繁殖季节。另外,人类使用的一些渔具对江豚也有损伤,除了螺旋桨,我们还在江豚身上发现鱼的滚钩。”徐旭东说。

  此外,航运本身会造成对江豚的伤害,螺旋桨会打伤江豚;船只产生的噪音则干扰了江豚的声纳通信,影响江豚的生存;长江沿岸抛石护岸、护洲等工程,也使得江豚栖息地质量下降。

  “原来的江摊沙地适合鱼类和植物生存,也适合江豚生存。修建航道按照航运要求需要截弯取直,坡度没有了,江豚不喜欢,江豚捕食的鱼也没有了。”徐旭东分析。

  以江豚为旗帜

  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——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6年1月5日在重庆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下基调。

  蔡学恩认为,在重庆举办的这次座谈会及时叫停了此前长江沿线的无序开发,把原来已经破坏的生态环境修复好,把现在还在继续的不规范行为监管好,是现在更重要的任务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灭绝库整理呈现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灭绝库_灭绝物种主题站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联系| 关于| 讨论交流|网站地图
冀ICP备11020173号-16

会员登录
新用户注册
×
会员注册
已有账号
×